中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防控表现抢眼。与此同时,中药知识产权保护的短板也越来越受到人们的关注。

全国政协常委、国家知识产权局副局长,提出了2020年完善中国特色中医药知识产权保护体系的建议。

这不是一个新话题。早在几年前,中国工程院院士张伯力就要求尽快建立中医药知识保护技术体系,积极推进传统知识产权保护的国际化进程,建立专门的中医药知识保护制度。

“知识产权制度对现代中医药的继承、创新和发展具有重要作用,但也有一些地方不适应实际情况,坦言,我国中药知识产权保护涉及专利、商业秘密、商标、地理标志、行政保护措施(中药新药、中药品种)等法律制度。这些保护形式之间缺乏有机联系。完善中医药管理部门与知识产权的联动机制,加强对中医药创新的保护和鼓励力度。

在专利保护方面,中医药领域约60%的专利申请由个人提交,部分专利申请质量有待提高。

“建立在现代科学技术体系基础上的专利制度和审查规则,与我国古代中医药保护存在一定的错位,具有独特的理论体系和实践需要。”说,此外,在疫情等重大特殊情况下,重要处方的提前披露会使相关专利申请失去新颖性,现行专利制度下的救济空间有限。

在商标保护方面,一些知名中药企业的商标在海外广泛注册。在2019年全国医药创新大会上,共有5家中药企业、5家医药企业在全国医药创新大会上注册商标,其中有5家被列为全国医药创新企业商标。

在真药材地理标志保护方面,说,目前我国对药材质量和临床疗效仍缺乏客观准确的国家标准,真药材评价体系不完善,种质资源建设缺乏总体规划和布局,产业发展有待提高。”正品药材的保护、生产、加工还处于自发的初始状态,生产企业大多规模小、附加值低。”

针对上述问题,建议,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和国家知识产权管理部门要深入研究中医药产业发展对知识产权制度的需求,采取多种措施,形成保护体系通过创新制度设计、完善法律法规、加强规范指导等措施,实现中国特色中药知识产权保护。

“首先,要创新中药专利保护制度的规章制度,加强中药管理部门与知识产权管理部门的联动,建立专门的知识产权审查保护名录,在知识产权执法和中医药管理中优先保护,推动建立延长中药专利保护期制度。”表示,结合中医药领域特点和特殊保护需要,制定中药专利审查规则,通过国际合作,促进更多国家和地区的认可和应用。

此外,还要求加强中药商标保护,建立商标境外抢注预警系统,及时向中药企业发送警示信息,敦促有关国家通过外交和对外等方式打击抢注行为贸易渠道,培育更多具有国际影响力的品牌。

在真药材地理标志产品保护方面,贺志民认为,要加快制定和修订真药材和食品药品两用产品标准,规范特殊地理标志的使用和审批,引导企业严格按照有关标准和管理标准进行生产加工,开展地理标志保护专项行动,净化正品药材市场环境。